深圳代生孩子

分类

分类:

麦麦提图尔荪变巧匠





                                                                    新华社乌鲁木齐3月20日电谁都想不到,做过“村长”的麦麦提图尔荪·努尔顿会变成无所事事的懒汉;谁也没想到,懒汉麦麦提图尔荪眼下又成了一名巧木匠。

    麦麦提图尔荪家住英吉沙县萨罕乡托万塔格瓦孜村。这个沙漠村庄人均耕地不到一亩半,沙地肥力不足,种地致富基本没指望。全村313户有163户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到今年还有最后的29户143人要摘帽。

    10多年前,初中毕业的麦麦提图尔荪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被村民们选为村主任。当时,村里不少年轻人整天闲着,不是嗑瓜子谝闲传,就是晒太阳打扑克。身为村主任,他总得劝几句“年轻人要外出打工挣钱”什么的,可遇着较真的追问“去哪儿”“做什么”时,他又回答不上来。

    “不仅是我回答不了,其他干部也很难回答,那些年就业机会真不多。”麦麦提图尔荪回忆说,全县都没几家用工多、待遇好的企业,农民只能干点摘棉花、建筑工地打短工的活,想找份干得长、收入稳的工作很不容易。

    过了五六年,村里的高中生多了起来,还有了大学毕业生。村民大会上,麦麦提图尔荪没能连任,变回普通村民。母亲年迈体弱、4个孩子都在读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妻子常劝他、催他甚至赶他出去打工,但他总说:“我也是当过干部的人,怎么能跑去给别人干活?”

    和朋友合作过一次牛羊生意没效益后,他就再没心思扑腾了。家里地少、农活少,时间却多得是,他过起了自己曾经看不上的懒汉生活,“一把瓜子就能耗掉一天”。往后几年间,他的生活像是按了“暂停键”,但身边的人和事却在不停变着。

    县里自主招商、援疆省市支援,合力建起了一个个服装厂、电子配件加工厂。村里的干部带着企业招工指标挨家挨户地动员,也不怕再被反问。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进了工厂,按点上下班、按月拿工资,用自己赚的钱买了智能手机、电动车。

    脱贫路上,村里人都在往前赶,麦麦提图尔荪却落在后面晃悠。乡里、村里的干部替他着急,隔三岔五地上门介绍工作,可他都以“妈妈年老需要照顾,自己不能出远门”为由推脱。

    前两年,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给懂木工、会经营的村民吾吉·图尔荪划了场地、拨了资金,支持他在村里办起了家具合作社。合作社的工人基本都从本村招收,第一批就招了30来人,麦麦提图尔荪的妻子也在其中。在这打工既能赚钱,又能顾家,可麦麦提图尔荪却还是左推右推不肯来。

    “你一个大男人闲在家里,全家开销都靠老婆,你可真好意思!”好话说了几箩筐的扶贫第一书记王强有点冒火了,“你睁眼看看村里其他人过的是啥日子?”

    几句重话让麦麦提图尔荪开始关注村里的变化:陪自己闲聊的年轻人少了,有时遇到也是在人家上下班的路上;同样是贫困户,别人家不是搭起了葡萄架,就是在门口摆上了花草,自家门前却空荡荡的;乡里赶集,别人给孩子买这买那,自家孩子只能眼巴巴瞧着。

    去年,大儿子考上了一所在乌鲁木齐市的大学,每个月得要1000元的生活费。村干部按政策送来了3000元补助,但家里的日子还是更加紧巴了。

    外面得花钱、家里有絮叨,再加上干部苦口婆心,麦麦提图尔荪脸上开始挂不住,在家里也坐不住了。去年底,家具合作社要扩大规模、增加工人,村干部硬把他“塞”了进去。好在合作社做的家具不复杂,他很快学会了切割、安装木料的技术,转为正式员工。

    合作社按劳分配,计件算工资。头一个月,他就拿了2000元出头,比做贴膜熟练工的妻子还高。打那以后,他干活越来越上心,几乎不迟到、不请假,也很少“抽支烟聊半天”了。

    因为上手快,活又干得细,小半年下来,村里已经有人夸他手巧。王强说,只要能保持这股想脱贫、肯努力的劲头,麦麦提图尔荪一家就会越过越好。

标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