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教授抄袭大学生论文,学者的精神防线守得住

  论文抄袭在学术圈屡见不鲜,但老师抄学生却不多见。据报道,贵州省遵义师范学院副教授赵井春抄袭了安庆师范大学2012届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金鹏的论文。人们常说,老师是学生的引导者与榜样,而这一则新闻,让人大跌眼镜。

  事情发生在2013年,当年在俄罗斯担任汉语教师的赵景春一周要上20多节课,任务繁重、占时多,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论文。他七八篇的对外投稿最终都石沉大海。受此挫折的赵景春便找到了倒卖论文的中介,最终以3000元的价格买到了这篇毕业生金鹏的论文。这篇论文便就此“易主”,“正大光明”地以赵景春为作者出现在了《遵义师范学院学报》上。丑闻一藏,就藏了三年。

  从报道的情况看,赵井春先后参与了国家级社科课题《杨树达小学研究》和省级课题《正安“小说之乡”成因及影响研究》等。在2013年2月以前,赵井春已经本科毕业12年,其职称是讲师。也正是2013年,赵井春抄袭论文出现在了2013年高教系列职称评审通过名单上,几个月后,他被聘为遵义师范学院副教授。

  从常理判断,赵井春应该有一定学术能力,应该是迫于评职称压力而铤而走险。事实上,只要自己的确有相当的实力,那么在学术领域大展拳脚、获评职称也只是时间问题。但他在数篇论文得不到回应后,便生出抄袭的歪念,从一个侧面表明,我们的一些学者还缺少面对风雨站住脚的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曾指出,“要树立良好学术道德,自觉遵守学术规范”“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执着坚守,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守得住底线,立志做大学问、做真学问”。对于学人来说,无学术道德,就无以安身立命。无学术坚守,就难以成大事。李白讲“长风破浪会有时”,重要的即是这“坐冷板凳”的过程。不能“坐冷板凳”,乃至有种种学术不端行为,又如何能“长风破浪”?

  不必否认,现在很多学人都面临发表论文的压力。一些高校将时间和发表论文数量直接挂钩,将职称等与发表论文直接挂钩。严苛的论文指标考核之下,一些学人或是抄袭、或是购买、或是请人代笔,一些学术杂志“增刊”等应时而生,推出了不少“垃圾论文”,虽有着“论文”的称谓,但却没有实打实的内容。这些现象,无时不刻不在腐蚀着学术圈学术。须知,研究与学术创新,不是定时就能出产的流水线作业,凡事与论文挂钩、重量不重质的结果,便是创新力作不多,批量“垃圾”层出。

  不久前,教育部颁布了《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一旦被认定为构成学术不端行为,甚至可能面临开除、依法撤销学位等处理方式。这无疑是学者学术操守的制度防线。然而,我们不可以忽略他们的精神防线建构。既应当促学人建树良好学术道德、强化学术自律,又要给学者被束缚的创新思想松绑。如此,学人才能有一个轻松自由的学术研究环境,也才可能更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学术水平与质量。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