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供卵生子

分类

分类:

专家:新发传染病频繁来袭,控制关口需要前移





                       科技日报实习记者 代小佩

新冠肺炎,席卷全球的新发传染病。

近日,未来论坛推出《理解未来》系列科学讲座,主题为“病毒与人类健康”。受邀讲座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转化医学研究院副院长牛俊奇聚焦新发传染病。

什么是新发传染病?如何加强新发传染病预警?

新发传染病呈发展态势

新发传染病含多种类型。“一种由新发现的病原体引发的传染病,比如SARS、艾滋病、新冠肺炎;在新地区或人群中出现的古老传染病,比如西尼罗病毒引发的病毒性脑炎最初只在非洲有报道,后来流行范围扩展到五大洲;原有病原体出现耐药菌株,比如耐药结核病等;已经得到控制的疾病再次流行,如布鲁氏菌病,也叫再发传染病。”牛俊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除上述以外,还有一类新发传染病发生于生态转化地区,比如莱姆病。”牛俊奇称,二战后,美国施行森林再造计划,导致蜱类繁殖增多,引起经蜱转播的莱姆病暴发。今年年初,加拿大歌手贾斯汀·比伯在社交网站上发帖称自己身患莱姆病。

据《自然》此前公布的数据,新发传染病中,人畜共患病占60.3%,其中野生动物占比为71.8%。引发人类疾病的SARS病毒、埃博拉病毒等都来自野生动物。

1970年代以来,全球有40多种新发传染病被发现,其中30多种已出现在我国。

“新发传染病呈持续发展态势,发生频率也在增加。”牛俊奇表示,就地区而言,低纬度地区发生新发传染病的风险更高。

“这是因为存在很多可能引发新发传染病的因素。比如病毒的基因变异、人类易感性改变、气候和天气、人口和贸易往来的变化、抗生素广泛使用和滥用、水坝和灌溉系统建设,以及公共卫生系统崩溃,生物恐怖事件、贫困和战争等。”牛俊奇称。

此外,随着诊断技术提升,越来越多过去被忽略的感染性疾病将被识别。

早期预警需赋能基层

牛俊奇介绍,SARS疫情后,我国加强了新发传染病防控工作,并提升了新发传染病病原体早期识别、疫苗快速研发、疾病预警和诊治能力。

在传染病预警方面,2008年就开始运行国家传染病自动预警系统,还建设了国家传染病报告信息管理系统及其核心子系统国家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并通过打通医院HIS系统和直报系统,降低了诊疗医生填写传染病报告卡的难度。

“虽然有些方面取得重要进步,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牛俊奇说。

诊疗医生是预防传染病的“瞭望兵”。发现传染病案例后,由诊疗医生负责填写传染病报告卡,把信息录入直报系统。但报告卡主要对已知的39种法定传染病进行监测。

至于新发传染病,因为“新”,所以确认时间长。相应地,填卡时存在不少难题,如新发传染病属于什么病种?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仅仅是发现疑似病例,有无填写必要?还有医生表示,新发传染病流行初期,如果病人增多,医生也就无暇顾及填写上报信息。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国疾控中心首任主任李立明建议,传染病上报系统应该注重新发传染病的监测和报告。

此外,还要提升基层医疗机构诊断新发传染病的能力。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撰文称,此次新冠肺炎的重要启示是,各大医院体系建设第一关是要有能对常见病原体有很强诊断能力的科室。

“要有强大的传染科和临床微生物科体系,建立强大的基层医院防控体系。”在张文宏看来,基层医院防控体系除了有隔离病房外,还要有一群具备扎实感染性疾病防控知识的队伍,强化一线医院的疾病识别能力。

完善管理,做好监测研究

在牛俊奇看来,实行独立的疫情报告责任制很有必要。

有专家建议,要高度重视不明原因传染病及新发传染病早期的大数据风险监测,充分发挥大数据在此类不明原因和新发不确定风险很高的传染病防控应急管理中的监测预警作用。

“管理方面,疾控系统可以考虑采取垂直化管理。各级疾控中心交由国家统管,有利于及时有效应对突发情况,是可以考虑的举措。”牛俊奇说。

2月27日,钟南山院士谈及新冠肺炎疫情暴露的短板时表示:我们CDC的地位太低了,只是一个技术部门,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要一级一级上报。

在科学研究方面,牛俊奇建议做好三个方面工作。

一是做好目标动物研究。上个世纪,东北发生过大规模鼠疫,解放后我国加强了鼠间鼠疫的监测。就基本上控制了人间鼠疫的流行。“今后可以考虑扩大监测范围,把更多携带着有可能感染人类的病原体的天然宿主,如蝙蝠、穿山甲、旱獭、果子狸等纳入目标动物进行监测、研究。”牛俊奇说。

二是监测溢出事件中的人类哨兵。动物病毒跑出原本的生态系统可以理解为溢出事件,与这类动物接触比较多的特殊人群包括牧民、猎人、养殖户、野生动物贩卖者、皮毛加工工人等。“比如禽流感预警,可以对禽类养殖人群予以监测。”牛俊奇称。

三是监测一般人群。对普通人群的监测就相当于找到被感染的人群并予以控制,现在的流行病史调查就属于这一阶段,但做起来比较困难。

“综合来说,还是要找到病毒源头,做好溯源工作。”牛俊奇强调,面对新发传染病频繁来袭,控制关口需要前移。

标签:

返回列表